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车座上的淫水
车座上的淫水
宾士骄车在F市的街道上飞快的行使着,我坐在后排的中间,阿东和阿义分别坐在我的两边。自打我上了车,谁也没有和我讲过一句话,我也没说话,眼泪不停的流。刚刚那耻辱的一幕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掉了…我终于明白了,这就是一个性奴隶所该承受的。我不停的在问自己:你的选择是对的吗?今后的路还长了,你受的了吗?

  渐渐的,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,刚才发生的一切还在我脑子里过着电影。

  我却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:虽然我很难接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但我的内心好像并不反感,甚至每当我想到那么多的人在公开的场合羞辱我时,我的内心甚至还有一种满足感,当人们那样羞辱我的时候,我真的很兴奋的。自打我上电梯到现在,我的阴道里一直是湿露露的,以至于我把那么粗的假jj插进去时,都一点没费什么力,只不过我当时没有意识到罢了…随着我心情的渐渐平静,我开始注意车窗外的景物了,这时我才发现,车正朝着市外开去,已开到城市的边缘了,四周逐渐出现了一片片的菜地…很快,我们驶离了市区,又走了一段平坦的路后,开始进山了…突然,一只手放在了我的左乳房上,是坐在左边的阿义的手,他用力捏了捏我的乳房,邪笑着说道:“现在好了,车进山了,不会再有查车的了,我们也该放松放松了。”说着话,就开始摘我乳头上挂着的乳饰。右边的阿东这时也动了起来,开始脱我的超短裙。我明白:他俩又要开始玩弄我了。但经历了刚刚那一段后,我也变的坦然了:该来的就来吧!我没有反抗,任凭他俩脱掉了我的上衣(如果那也能叫上衣的话)丶短裙,摘掉我身上所有的饰品,最后,连那双高跟鞋也被拿去了,我于是又成了一丝不挂…这时我才发现,那只电动的假jj还在我的阴户当中不停的震荡着,我下边早已湿成了一片,车座上也有一滩的淫水。

  看到这些,我的脸又红了。这时阿东大笑着叫起来:“快看啊,连车座上都流了这么多,这个女人真是淫荡死了,还装什么接受不了?哈哈哈哈…”阿义也接着说:“就是啊,比我上次接的那只骚母狗可骚多了,想来这个贱货一定是觉的那假JJ不大过瘾了,不如我们哥俩一起来满足满足这个骚货吧。”这时,我发现自己虽然脸很红,但并不像刚刚下楼时那么感到羞耻,反而内心里甚至希望他们快点行动起来…他们俩也没再犹豫,一左一右开始行动了。

  他们先是把我的两条胳膊背在身后,叫我用身体压住。接着把我的两条腿一左一右最大限度的分开,分别担在他们的腿上。我很顺从的接受着他俩的摆弄。

  这时,阿东低下头来,用嘴开始吸允我的乳头,他吸的很用力,还不停的用舌头舔,我的乳房就像触了电一样,酥麻嘛的,那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。阿义也没闲着,弯下腰,用手抓住插在我阴户里的假jj,开始用力的抽插,这下我可真受不了了,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起来,同时把自己的乳房和阴户使劲的往前挺,我知道自己是在纵容他们…慢慢的,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,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,很快,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,伴随着阿义不停的抽插,我也开始用力的把身体前挺再前挺,突然,阿义把那假jj拔了出来,阿东的嘴也离开了我的乳头,一切都停止了,当时那种感觉真是用语言难以形容,难过死了,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来高潮了,可偏偏他们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…这时,阿义说话了:“没想到这骚货高潮来的这么快,我也不过才插了她几下子,差点就叫她捡了便宜了,兄弟们还没爽呢,她到自己先爽起来了,阿东,你先上吧,我们也该爽一爽了…”

  阿东没有说话,把我的身子转了九十度,叫我躺在阿义的腿上,把我的两腿拉起来向阿义的方向推,阿义接住我的双脚,向自己的方向用力拉,阿东脱下自己的裤子,拔出了他的jj,他的jj是那么的粗,而且很长,早以直立起来了,上边的筋一条条的看的很清晰。他用手把jj的上下掳了两把,对准我的阴户,狠狠的插了下去,他每一次抽插都那么的有力,直接顶到我的子宫里,而我的阴道也被他那粗大的家夥撑的满满的。于是,整个车里又传出了我大声的呻吟声…阿义呢?他一手抓着我的双脚,另一只手在拼命的揉搓着我的两个乳房,又掐又捏,还用力拽我的乳头,我整个人都进入了无意识状态,很快,我的高潮到来了,是那么的激烈,一次丶两次丶三次…一直到我第三次高潮到来后,我发现阿东开始颤抖起来,接着,他把自己的jj从我的阴道里拔了出来,用手使自己的精液射在了我的身上。接下来是阿义,又是很长时间激烈的碰撞,又是一次次的高潮,直到他也把精液射在了我身上…我的人整个瘫软了,好满足好满足啊,整整六次的高潮,我从来没有过的美妙的感觉,是那么的激烈,那么的痛快!再看看现在的我,哪里还有什么羞耻啊,难为情啊?早就抛到九宵云外了,唯一有的就是满足丶就是享受…我已不再是坐在车里了,而是整个身子躺在阿义和阿东的腿上。阿东呢,他这时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,自己闭上眼在养神,而阿义的手还在我的乳房上不停的游走着,还不停的和我说着话:“怎么样啊我的小骚货,感觉好吗?”我看着他,脸微微一红,点了点头,他又问到:“以前给男人这样干过吗?”我摇了摇头。这时他突然问道:“你觉的你自己是不是一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呢?回答我!!”我这回连想都没想,就说“是的,我是。”他又问了一遍:“是什么,正面回答我。”“我是个最最下贱的骚女人!”我毫不犹豫的回答,其实到现在,连我自己也开始相信我就是这样的女人了…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