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飞机上的淫荡女友
飞机上的淫荡女友
昏暗机舱里,我在前排装睡,女友在后排放纵,一分钟前,她刚刚帮助宅男阿远打了飞机,而此刻她竟然还嫌不尽兴,正虚握着拳头上下套弄,眼睛略带挑逗看着我,逼我表态,能否如她的意,让她用嘴巴和手,和阿远梅开二度!!
  哪有这样欺负人的啊……

  小莎啊~~~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~~~现在恐怕对「性爱天使」这个称号不会再红着脸排斥了吧~~~看她此刻的媚态横生,在她心里,绝对是甘之若饴啊!!

  她如此「大方」,得益的不就是众多loser嘛?我转了转眼珠,把机舱内随行的那几个宅男们尽收眼底,形态各异,睡相却是其丑无比,眼瞧着那傻乎乎呆闷闷的阿远竟还是比较「顺眼」的那一个!

  我惨然一笑,心知清纯可人的女友终将成全这些「癞蛤蟆」般的男人,不由地心痛,再低头瞧去,和心下惨然截然不同的是,裤裆里的肉棒反而「傲然耸立」。
  这就是「痛并快乐着」吧~~~~

  那幸运到家的阿远,刚刚肆意地在小莎的鞋子里,满足了一直以来的夙愿,女神在昏暗的机舱里,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地帮他打了一次人生中最爽的飞机,而且还射进了女神穿着的短跟鞋里面~~~~

  而他今晚的幸运,并不会就此结束!!!

  从小莎刚才给我的动作暗示中,我知道,这个小妖精还有进一步的举动~~~~你做就做了,还问我作甚!!!是想要气死我吗?

  绝对不能……???喂喂喂???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了!
  我明明没有要伸出左手的举动呀!!!为什么……啊…………啊!!停下来!!!

  不要!不要竖起大拇指!!!

  啊???等我回过神来,赫然发觉自己眼角抽搐,左手假装在背后挠痒,却清晰地笔出了个「OK」的手势!

  我明明没有想要做出这个手势啊……身体怎么不听大脑的指挥了??

  操!她不会真的……去……去做吧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久,女友没有动静,我松了一口气但隐隐约约有点失落,心情很是复杂。

  突然,我眼角一抽,看见小莎撩起了垂在耳边的一缕头发,将其束在耳后…
  …这个动作……好熟悉……这是……她……即将……行动的……标志!
  啊!被证实了……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掉落,诡异的是,在极度痛楚的同时,从心底漂浮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。

  就在我的眼皮底下,小莎弯下身子,一头埋入了挡在阿远腰间的毛毯中!
  我不由地睁开眼睛,四处张望,发现并没有人註意到这个瞬间发生的事!
  而阿远先是一惊,然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得很。

  这小子也没发现在前座的我已经把眼睛从黑暗中睁开,他眼睛眼睛虽然睁着,但神光全无,嘴角翻起,一副诡异的「似笑非笑」的表情。

  操!我当然知道,男人一旦露出这种表情,那一定是舒爽到了极点的表现!
  这个时候……我的女友一定正在黑暗中轻轻握着阿远的肉棒!隔着毛毯,我没办法看见,可是从毛毯中央那节奏分明的动静我能想象得出此时此刻,她的一举一动!她一定用性感的小嘴把阿远刚射完精的还半软的肉棒噙住,难道你不嫌脏么?先前阿远射了那么久,除了盛满在你的鞋子里,残留黏连在肉棒也不会少~~~
而女友竟然一点都不以为杵~~~不做任何清理便……帮他口交……

  啊啊啊~~~~~我心头仿佛燃起了一团熊熊火焰,只想唤回后排的小莎帮我来泻火,可是女友却忙着服务阿远,根本无暇顾及我的感受。

  小莎有着轻微的洁癖,对口交这种非常规的性爱姿势并不是太喜欢,但天生媚骨的她完成这种性爱动作却很娴熟,这个时候她一定开始吸吮,手轻轻揉捏着阴囊,当她进入状态的时候,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男人满足,从毛毯的上下起伏,和阿远脸上如同嗑药般的梦游表情,我知道小莎在加快速度来完成最后的沖刺。
  刚刚射了那么多……难道……阿远这臭小子在如此短时间里还能再来一发?
  我心脏简直要爆炸了,女友一定是用她那红润的樱唇上下套动……他那脏兮兮臭烘烘的肉棒。

  没想到还未踏足高原,阿远马上就能享受到人生中最瑰丽的一次生理巅峰了!!我还没有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中有过这样的体验呢……我愤愤然。

  在与女友不多的口交经历中,我最受不了的是小莎吸紧双唇让嘴唇紧贴着我的肉棒用力吸吮,而在我抽出时,她会用灵活地舌头追逐着龟头,在上面打转,没有比这个更销魂的体验了。

  这个时候,享受到这种极致快乐的,却不是我!而是整个猥琐的男人!
  近在咫尺的我当然清清楚楚听到了他无意识发出的舒坦鼻音,真有沖上去揍他的沖动!这个阿远何德何能啊!

  我看见他身体僵硬起来,却大胆地用手扶着毛毯下凸起处……那是小莎的脑袋吧……这个动作是想更加深入女友的口腔?

  平日里傻乎乎的阿远竟然也会慢慢开始野蛮起来,一贯猥琐怯懦的他只敢用余光窥视小莎的身体,而此刻竟然强硬地用这种动作让自己能够更「深入」女神的身体!

  正在我心疼之时,阿远的突然耸了一下腰,然后全身僵直。

  尼玛!射了?不会吧??你都没有拔出来啊!!!!!

  小莎……被口爆了?

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哎呀哎呀~~~~」小莎像一只猫咪一样,蜷缩在我的怀里,「你就不要问了嘛~~~~」

  佳人在怀,近在咫尺,我盯着她的小嘴。

  「咳咳……你刚刚刷牙刷那么久……难道真的……」我有点头晕,不知道是高原反应还是刚才在飞机上憋太久了。

  「……」小妮子沈默着,看架势,不准备回答我。

  从她的反应中,我就知道……被我说中了!「喂喂喂~~~~你是大学校花耶~~~~~怎么……怎么那么轻易就被射到嘴巴里面去了?」

  小莎可怜兮兮地说:「当时……当时人家没有察觉到嘛~~~~你也知道阿远的……东西很小……你们男人要……要那个什么的时候……不都会变粗变大的么~~~他……他的没有什么变化……所以人家才……才允许他射进嘴巴里面的……」

  我一阵心疼,在我记忆中,小莎帮我口交的次数虽然也有,但最后关头都是吐出来,有点小洁癖的她并不喜欢人家射进她的小嘴里。

  虽然她百般辩解,我还是将信将疑,「阅人无数」的她会不知道阿远当时僵直的身体意味着什么?「而且~~~」

  她还补充道。

  「而且?」我跟上一句,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「而且……当时人家闷在毛毯里,又……又没别的东西……要是弄脏了飞机上的毛毯可怎么办?是不是要赔的?」

  我这才明白过来!敢情是害怕弄脏飞机上的毛毯?

  喂喂喂不对哦~~~~~

  「我突然想起来了,后来飞机上的灯亮了~~~~空姐推吃的喝的过来了,你……也没上厕所什么的……那你把东西吐到什么地方去了?」

  「吐?什么~~~什么东西……」女友的声音变得柔柔的,又显得萌萌的,可她明明是知道我指的是什么。

  我心头火气:「什么东西??还要我说?你是不是……把阿远的精液吃掉了啦?」

  「这个嘛~~~~~不要问了啦~~~~讨厌!!!!!」小妮子秀气的鼻子皱了皱,然后蒙起被子把脑袋盖起来,可能是我的错觉,我觉得女友十分心虚。
  我惨然一笑。

  怪不得刚刚她仔仔细细刷了那么久的牙!不但口交!而且口爆!而且吞精!!这也太劲爆了点吧?她不恶心的么?是不是要稍微提醒一下女友的?我可不愿意今后校园里都流传着「小莎公厕」、「人形母猪」这般的绰号。

  毕竟NTR的精髓是「美好的东西被人占有啊!」,在我看来,一旦小莎失去了「清纯」、「可爱」的外衣,那就没意思了,和那个大奶妹芊芊也就差不多了。

  正当我患得患失之际,女友似乎察觉到我的心思,整个人像一条美人蛇一样,游走在被子里……就像是……就像是飞机上的欲望学姐,准确地找到了我胯下之物。

  「我也……来服务你一下……好不好?」小妮子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,听上去闷闷的。

  「没性致~~~~」我觉得喉咙口有点干,可能是高原反应来了。

  「是嘛?」女友把半张脸埋在被子里,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,好久不说话。
  我突然一阵心软,是我把原本彻彻底底清秀可人的小莎调教成如今的模样的,我怎么还怪她……

  但我怎么也无法释怀,怎么也忘不了,飞机上坐在后排的那个媚态横生的小莎。

  求欢不成,在小莎的经历里也算是头一遭吧,她闷闷地看着我,过了好一会儿,赌气似的将头埋入被子里。

  真的生气了呀?我把臂膀伸了过去,幸好,她还是凑了过来,一米六的女友在我怀里像一只小猫儿,身子软软的,弹弹的,然后在高原浓重的夜色中,沈沈睡去。

  这个高原城市的日出相对於标准时间来说有点迟,只是整晚我基本上都处於半睡半醒状态,晚上起来了几次喝水上厕所,高原反应还真是厉害,我这么个精壮的男人都会有,奇怪的是,小莎倒是睡得很熟,没有半点高原反应。

  我瞪着天花板,还在想着之前飞机上小莎惊人大胆的举动,原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旅行,最多因为账单都是摄影社成员们的集资,允许女友稍稍给一些福利让他们占占便宜就好,没想到在飞机上,女友除了被真正插入,别的基本上都做了,最后甚至还允许阿远射在她的小嘴里。

  我突然一阵烦躁,耳朵里又响起莫名其妙的噪音。

  又是耳鸣,真是烦,让人家怎么睡!!然后便是喉咙口和鼻腔的干燥,拿起床边的水杯,抿了一口,冰冷的水从喉咙口直达胃部,却无法缓解鼻腔中的不适。
  用纸巾擦拭了一下,我靠!居然有血!脑袋昏昏沈沈的,没想到原本身体极佳的我反应如此严重,而小莎却一点没有,真是不公平。

  既然睡不着,我索性慢悠悠地起来,窗帘有一条缝,看出去,突然看到了雪山!雪山!对一直生活在平原上的我来讲,「山」

  已经是神奇的东西了,而「雪山」

  已经不仅仅是地质上的事物,而是和「神圣」联结在一起的事物。

  我意识到,这就是青藏高原呀,这不是我们平时生活的地方。

  原本烦闷无比的我,突然福至心灵,很难描述那一瞬间我的心路变化。
  我深深呼出一口浊气,又转头看了看从美梦中慢慢醒转的小莎,她皱着眉头,蓬松的头发乱糟糟的。

  她一定想不到,这个时候,男友阿犇,也就是我,下定了一个极大的决心。
  在这个旅途中,让小莎放纵身心吧!人生有几次能到这里?在这里发生的事情,并不代表平日里也会发生,姑且……当成一场梦吧!

  让这个高原之行,变成小莎天使的放纵之旅!

  让摄影社变成「射精社」又如何??

  就让你们的梦中女神,成为你们的床上女神又如何??

  对於我们而言,这个地方等於另一个世界。

  那么在另一个世界里发生些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对现实世界,又有什么影响呢?

  哈哈哈哈!!想通了!!!!

  古人云,朝闻道夕死可矣。

  佛语云,迷闻经累劫,悟则刹那间。

  果然是世界屋脊,我像是得到了人生启示,突然间,我神清气爽起来了,病恹恹的身体也焕发了生机,好像一瞬间就脱离了高原反应的折磨。

  我突然一下子拉开了整个窗帘,连绵雪山就这么撞入了我的眼帘,东边的日出,照得眼前雪山一片金黄色。

  小莎喊了出来:「干嘛啦~~~~人家都还没有穿衣服~~~」声音软软糯糯的。

  习惯裸睡的她,昨晚不知什么时候又把睡衣脱掉了,整个人光溜溜的半露在被窝外面,好不诱人!

  我一把将她从被子里拉了出来,在女友尖叫声中,把全裸的她横卧在窗口的地板上。

  「我想做了……」

  「哼~~~昨晚叫你弄,你不弄……现在又想了……真是的……你的高反没有了?」女友虽然嘴里不情不愿,可还是顺从地躺在地板上。

  「没有了,现在只想干你!」

  就在晨曦初露的时候,高原的阳光射入房间,我进入了小莎的身体。


【完】